2013年3月4日 星期一

【新世界】夢

  動畫ED延伸看的進度大概只有動畫十多集而且內容忘了大半,可能與原作有所出入,請小心。
  以下直接開始。
  
  
  
  水開始淹起來了。
  溼冷的感覺觸及腳踝,她終於想到該跑起來。木屐踏在同是木製的橋樑上發出清脆的叩叩聲,和水花濺起的聲音、點綴於橋兩側的焰火燃燒的嗶啵聲響混合成她的聽覺環境。她一手微拎著和服下擺、一手作為奔跑的助力而在空中前後小小地揮舞著,要跑去哪裡呢,這麼想的同時,有個男性站在船上靜靜凝望著她。
  
  心中湧起了既溫柔、熟悉,又陌生的感動。
  
  不穩地踩上順著水波晃動的小舟,撐船人那看不清的身影似乎曾想伸手過來拉她一把,卻不知怎的只是緊緊握著蒿。
  她突然覺得那手應該要再大一點、再可靠一些。
  
  在她一下一下地晃動腳背,試圖把方才爬上腳的溼潤感覺甩回河流中時,河面上開起了祭典一般,一盞又一盞的燈籠。
  簡直,就像是與天上的星空互比艷麗似的。
  在她累積了許久許久的某個,不甚清楚而如夢幻的記憶之中,也有著這個場景。那應該要再更溫和一點、不是這樣充滿對立的。她想。對了,又是誰--
  
  「咻--」一線火花倏地從附近的河面竄上天際,而後爆裂開來,將夜空原有的光彩奪去。她不禁為那美麗的景色著了迷,滿滿的煙火自她周圍衝上天空,一如那些曾出現在她生命中,綻放、閃耀,最後又消散、回歸塵土的人們。
  
  族群的生存或個人的情感。她最終選擇了其中一個。
  她想著每日每日的工作、流逝的時間、犯下的過錯、失去的夥伴。在塑造一個完美的社會同時,她自身也被那沉重的、不堪負荷的使命塑型。
  她看著昔日玩伴的身影一個個離去,逐漸模糊的視界中,煙火的點點光亮看來像是一顆顆碎蛋殼、又像是滴滴淚水。
  
  多少年沒流過的淚水來到下巴時,她想起了自己是和誰共乘過小船。
  滑過指尖的冰涼觸感、冷藍色的閃亮星空,以及那個稚嫩的、來不及發展便死去的戀情和那個人。那景色如夢似幻,究竟是真是假?她只想問問那個,一直站在身旁、靜默而太過年輕的撐船人。
  起身探向那人時,船身彷彿搖曳不定的燭火傾覆了,宛如那個不能長大為人的孩子一般。
  
  在滿滿的燈光環繞之下,她慟哭起來。
  那是一個令人懷念、溫暖卻心痛的夢。
  
  
  
後記:
  千年以後的世界,沒有鬥爭、和平、完美的世界。
  這裡的孩子們仍舊在祝福之中、帶著與生俱來、優於其他物種的力量出生。
  然而他們不一定都能順利成長,原作中以孕育於蛋中的生命為喻,我卻覺得孩子們就像放入烤爐中的小麵糰,在父母的期待下烘焙,但出來的成果不一定符合預期。失敗品的孩子們逐一被大眾所拋棄、遺忘。
  這就是這個社會藉以維持的機制之一。
  看到這裡,不禁為主角的後路想了很多很多,成為未被捨棄的一群後,接納或不接納這世界的運作機制、甚至參不參與、對於一再嘗試、失敗的這個制度的看法、逐漸累積起來的傷痛和眼淚……
  
  當她回首這不甚安穩的道路時,心中會存有的是後悔抑或慶幸?